<span id="ml9ea"><source id="ml9ea"></source></span>
  • <dd id="ml9ea"><noscript id="ml9ea"></noscript></dd>
    <li id="ml9ea"><tr id="ml9ea"></tr></li>

  • <tbody id="ml9ea"></tbody>
  • <em id="ml9ea"><acronym id="ml9ea"><blockquote id="ml9ea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em>
  • <li id="ml9ea"><acronym id="ml9ea"></acronym></li><dd id="ml9ea"></dd>
  • <dd id="ml9ea"><noscript id="ml9ea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tbody id="ml9ea"></tbody>
  • 當前位置:蕪湖新聞網首頁>> 大V號

    問道雅玩|黑曜石串

    字體大?。?
    來源:問道雅玩專欄           編輯:許悅鋆

    物品描述:

    黑曜石串,一個雕件,13顆圓珠。雕件冰種,長4.4厘米,寬2.4厘米,高1.4厘米;圓珠直徑均1.8厘米,12顆具有彩虹眼,1顆純黑。串總重108克。

    我一直認為“黑頭”是個很有派頭又很灑脫的人。他主要售賣水晶和半寶石之類的東西,雖然來蕪湖的次數不多,貨物也說不上多好,但只要他來,就肯定是這市場里衣著最光鮮、最能說會道的那一個。

    我最初玩水晶的時候曾在他手里買過幾件東西。每次他都拉著我嘰里呱啦講一大堆水晶知識,還能順帶預測我買的東西日后會漲價到哪個地步。經過十來年的時間檢測,我發現這家伙的預測其實還蠻準的。

    早幾年,在黑曜石還沒有開始流行的時候,我曾問過他有沒有好看的黑曜石,他說那東西不值什么錢,也沒多少人買,如果我真想要,他下次幫我帶一條。于是我開始提要求:要彩虹眼的、要有紋路的、眼睛要圓的、個頭要大的、質地要純凈到幾個A的。他一聽,滿臉嫌棄,覺得我就是那種被網絡賣家給忽悠瘸了的小白。于是他站在自己的攤子前,規規矩矩地給我開了一堂知識普及講座。我覺得那講座的題目應該就叫《論如何把火山玻璃包裝成高大上的黑曜石精品》。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有關水晶產業鏈上的各種營銷手段。我很詫異地問他把這些行業機密告訴我了,他以后豈不是賺不到我的錢了?結果他大手一揮,氣勢磅礴地講了一大堆廢話,總結起來就是一句:他看不上這種小錢,他要賺就賺大的!那時候,我覺得“黑頭”真有氣魄。

    沒過多久,黑曜石莫名其妙地開始流行起來了,什么能量啊、辟邪啊,開光啊,說得玄乎其玄的。我再看到“黑頭”的時候,他的攤位上開始大量出現黑曜石了,還有金曜石、銀曜石、冰種……我也被他忽悠地買了一串,付錢的時候,他說老熟人了,只賺個路費,其他不多要!聽了這話,我越發覺得他豪爽大氣。

    又過了一陣子,黑曜石莫名其妙地不流行了,好些攤子上都開始降價甩賣,不過“黑頭”那里已經看不到黑曜石了。我不無奇怪地問他那么多貨哪兒去了?他說做了多少年買賣,總不能連這點潮流都把握不住吧??此桓睔舛ㄉ耖e智珠在握的樣子,我覺得他一定是大賺特賺了。

    也就是那一天下午,我騎車從神山綠道上路過??斓礁哞F站東廣場的時候,突然看到一個穿著考究的背影,拖著行李箱,在無人的綠道上一邊走,一邊打電話。聲音雖然不大,但神山公園空寂無人,隔著老遠,我都能聽到他說話的內容。

    這時候的他,腰板依然挺得很直,但聲音卻很喪氣。他對著電話抱怨,說自己本來看準了行情的,結果突然就不流行了,害得他壓了一大批貨,好不容易處理掉,真是虧大了。然后又在電話里絮絮叨叨地講了一大堆難處。講著講著一回頭,看到跟在后面伸著脖子偷聽的我,一下子就蹦了起來……

    那天我陪他一起坐在綠道的石頭上一邊閑扯淡,一邊等高鐵。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他這一副瀟灑成功的樣子其實是裝出來的。這些年,他能看得到流行,也能跟得上潮流,但就是賺不到什么錢;快四十了,還一直單身;前陣子不知道腦袋抽什么風,跟人家玩賭錢,輸得一塌糊涂,已經談婚論嫁的女朋友一氣之下掰了??伤€不敢跟家里人說,在外面還要裝出一副淡定豪氣的模樣。他說人要是越喪氣越狼狽,就越會走霉運,他現在怎么樣也得咬牙挺著!我問他怎么會想到去賭錢?他說:還不是想一夜暴富,結果就屁掉了!我說像你這樣的,在蕪湖土話里就叫“黑頭”!他一聽就叫起來說:是啊,我也覺得自己現在頭很黑!后來他的火車快到了,他跟我告別的時候特地囑咐,他說的事別對外傳啊,不然以后沒臉混了!我覺得這種好面子的人,以后肯定不會再來蕪湖了。

    可是才過不到一個月,我就又看到“黑頭”穿著一身名牌,器宇軒昂地在市場里指點江山。我問他打扮得這么光鮮,難道現在不黑頭了?他說還是黑,但比以前好一點了,不過日子總要過,再黑也得過。說著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冰種黑曜石問我要不要照顧他生意,并重點指出一片樹葉上雕個貔貅,寓意是一夜暴富。我問他怎么還想著一夜暴富,不怕再屁掉嗎?他笑著說想歸想,但再不敢去賭了;以前想發財的時候這東西他自己戴著當吉祥物護身符,現在只當貨物賣;踏實做生意,安穩賺小錢才是正經。

    我買下這雕件后,他故態復萌地指點我,把這個一夜暴富雕件串在以前買的黑曜石手串上,以后必定漲價。說這話時他神采奕奕,我覺得這家伙還是蠻有派頭的!

    【作者簡介】

    范君問,生于蕪湖,長于江南;出書幾本,發文若干;生性疏懶,頗好雅玩;久別文壇,今復來還。